美国人没钱了!三方面压力或致美国人很快缩减开支

日期:2023-12-04
来源:纽约时间
据CNN 11月27日报道 即使是在物价飞涨和利率不断攀升的两年里,美国人也没有停止过花钱和使用信用卡。尽管消费者愿意继续为高昂的价格买单使美国经济保持相对强劲,但这种态度可能很快就会转变。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The Conference Board)首席经济学家埃里克·伦德(Erik Lundh)说:“不利因素最终将迫使消费者屈服,我认为我们将看到消费者在一两个季度内不得不缩减支出。”
 
以下是消费者面临的可能导致消费放缓的压力。
 
住房成本为40年来最高
 
美国人现在购买和支付一套住房的成本比近四十年来的任何时候都要高。洲际交易所集团(ICE)的研究显示,由于需求旺盛并且新房供应有限,即使抵押贷款利率在过去一年里涨了一倍还多,现在每月收入中位数的家庭,要付出近41%的薪水才能支付得起中位数价格房屋的房款。上一次支付如此高昂的房款还是在1984年。
 
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截至11月16日,房地美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利率为7.44%。1981年10月,新购房者的抵押贷款利率为18.45%,相当于收入中位数的55%。但当月的房价中位数在比例上要比现在低得多——70,399_美_元(按2023年_美_元价值计算相当于231,902美元),是收入中位数的3.69倍。而在过去两年中,房价中位数(截至10月为445,567美元)大约是收入中位数的5.5到6倍。后者比例比ICE开始收集数据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高,包括2005年前后的房地产泡沫时期。
 
美国人背负的债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通货膨胀也影响了大宗消费支出。纽约联储的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非住房贷款余额增加了一倍多,总额约为4.8万亿_美_元。其中超过5000亿_美_元的债务是在过去两年中积累起来的——这是自2003年(有数据的最早年份)以来的最大增幅。
 
其中部分债务来自飞涨的汽车价格,但信用卡余额增长最快,比2021年秋季增长了约34%。学生贷款和汽车贷款余额在同一时期的增长幅度为10%或更低,但学生贷款债务在恢复还款后可能会开始攀升。
 
在2020年3月联邦政府因新冠大流行而将付款暂停之前,学生贷款债务一直是新出现的严重拖欠余额中比例最高的。
新冠时期的疯狂收入已经减少
 
旧金山联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揭示了一条重要线索,即消费者为何愿意持续支付更高的价格:高水平的超额储蓄。
 
据旧金山联储称,与大流行前的趋势相比,2020年和2021年家庭每月多储蓄了数千亿_美_元。这些储蓄如此充盈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抵押贷款利率处于历史低位期间出现了“再融资热潮”。根据纽约联储的研究,从2020年第二季度直到2021年底,有1400万笔抵押贷款进行了再融资,通过降低月供或套现,估计提取了4300亿美元的资产净值。
 
在疫情最严重时,消费者不敢出门。这就意味着,原本可以用于购买商品和体验的钱,都积压在了人们的储蓄罐里。
 
伦德说,随着疫情的减弱,消费者释放出了压抑的需求。在过去的两年里,尽管物价和利率不断攀升,但美国人一直在花光这些积蓄。
 
在大流行期间,消费者积累了2.1万亿美元的超额储蓄。旧金山联储的结论是,截至2023年6月,他们已经花掉了其中的1.9万亿美元。
 
分析指出,这些债务到一定程度就会变得难以为继,美国人也将没有更多储蓄了。伦德预计称,这一情况将出现在今年年底到2024年初。这也就意味着,美国人可能将会被迫放弃大流行后的疯狂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