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哈佛女孩郭文景 为什么不会出自中产家庭?(组图)

日期:2023-12-10
来源:外滩画报
新一代的华人女孩头脑比颜值更吸引人
父凭女贵的神话还在继续。
 
 
短短八天内,信雅达的股票已经收获了六个涨停板,公司总市值达到83亿元,创下新高。
 
这一切都是因为25岁的郭文景。这个高颜值的女孩子,在美国硅谷,带着4个人的团队,出了一款AI视频制作软件Pika,被科技圈热捧。
 
而她另外一身份,是信雅达董事长郭华强的女儿。
 
一夜之间,郭文景被贴上天才少女、哈佛女孩的标签,被国人所认识,甚至取代谷爱凌。她成为又一个被家长圈、被媒体热烈追捧的“别人家小孩”。
 
但仔细看完她所有采访资料和社交平台日常动态后,我们也发现,普通中产家庭想要复刻出另一个“郭文景”,几乎不可能。
 
01
低调谨慎
ins上仅2380好友可见
 
郭文景在哈佛大学读完了本科和硕士,攻下了数学和计算机双学位,之后转去斯坦福读博,继续学习计算机。
 
读博期间退学创业,和同学一起做出了Pika这一AI视频制作软件,没想到爆火中、美科技圈。
 
虽然父亲国内公司的消息不断的刷上热搜,但是她本人异常低调。
 
目前只接受了一两家媒体的采访,甚至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也并不活跃,完全没有趁着这波热度大力营销自己的意思。
 
郭文景的INS账号没有完全对外公开,关注需要通过加密申请。之前仅有1000多位朋友可见,这几天涨到了2380位。
 
这个涨粉速度跟国内这个曝光量的博主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看得出来,她很注重保护自己的隐私,并没有刻意把自己打造成网红。
 
在这个账号里,她记录了很多在国外生活学习的时光,定位大多在哈佛或者剑桥,日常十分丰富。
 
平时,她会和同学们一起做学术研究、不定时聚餐,氛围融洽。
 
学校里的社团活动中,也有郭文景积极参与的身影。在舞蹈团的演出海报里,站在C位的她身着简单的白T搭配牛仔短裤,看起来充满青春活力。
 
好玩的万圣节更不会错过,她戴着面具拿着刀cos成《V字仇杀队》中的主角。这一不同于以往的形象,好像在释放个性里酷酷的那一面。
 
圣诞节出游,也会开心地和朋友们在法尼尔大厅门口的圣诞树拍合影。当时站在她身旁的是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
 
和家人不多的相处时间里处处透露着温馨。
 
家庭聚会吃大餐、逗逗小狗、在阳台写作业、和妹妹一起扮鬼脸,郭文景的状态更像是一个邻家女孩。
 
独处时,她也会用音乐和文学给自己充充电。戴着耳机读一读美国十九世纪著名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
 
或者坐在长椅上翻看自己喜欢的作家的书,背景是校园的教学楼。
 
在她的镜头里,不仅有家人、朋友、小狗,也有诱人的美食、红透的枫叶、看过的艺术展、城市的夜景……
 
仅从郭文景展现出来的这一小部分生活里,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从物质到精神都很丰裕的女孩。
 
02
因哈佛女孩被追捧
在谷歌、微软都实习过
 
这位全网都在追捧的天才少女,其实早在七、八年前,因为是浙江省第一个被提前录取的哈佛女生而受到众多媒体报道。
 
当年《钱江晚报》报道中提到,哈佛面试官对她赞不绝口,“我在中国区面试6年,她是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但是当时,也有媒体指出,郭文景的哈佛女孩成功模式,普通家庭无法复制。
 
有人犀利评论:“这不过是一个一所美国大学录取了一个美国中学生,一群中国人跟着起哄的美国故事而已。"
 
郭文景是95后,出生于美国。妈妈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生。父亲郭华强毕业于中国广播电视大学金融专业,之后又去浙江大学进修读研。
 
在组建信雅达之前,郭华强曾任浙江省科技处软件科长和杭州新利电子有限公司总裁。信雅达于1996年成立,短短6年内,这家民企成为了浙江首家在国内主板上市的软件公司。
 
这样来看,郭文景算得上是实打实的“科二代”。在学习编程上,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毕竟妈妈从小递给她“看着玩”的书,就是编程相关的。
 
不过在她们姐妹中,也只有她对编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优越的家庭条件支撑下,郭文景在高中时期就拿下了这一领域很多竞赛奖项,在一份过往简历里罗列了近10项。
 
在享誉国际计算机竞赛盛名的USACO公开赛中,她连续两年拿下冠军。其中一年,她是全场唯一一个满分。之后,郭文景还连续四次入选美国计算机奥赛集训队。
 
这样近乎完美的成绩,成为了她提前进入哈佛有力的敲门砖。
 
正如当时《新京报》所说:“郭文景们代表了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良好家庭背景,父母是社会精英,他们能为孩子从小提供良好的教育,并懂得如何一步步开发孩子的潜能。”
 
进入校园后,郭文景攻读了数学和计算机双学位的同时,选修了很多人文类课程。在2023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哈佛大学的人文艺术领域排在第一。
 
放假期间,郭文景在美版知乎Quora、谷歌、微软、Facebook AI等Top级别大厂都实习过。
 
这不仅让她接触到了这一行业前沿的信息,也结识了科技圈的上层人脉,Pika的领投人Nat Friedman就是由Quora的CEO牵线介绍的。
 
03
抢占市场先机
技术仍是难题
 
郭文景做的这个创业公司,其实刚刚几个月,只有4位成员,凭什么会让这么多硅谷圈科创大佬兴奋,纷纷投资?
 
主要是在AI生成视频行业这个新兴且极具发展潜力的赛道,Pika抢占了先机。用AI算法生成文字、图片、声音、视频对技术要求依次递增,郭文景直接突破了最难的一关。
 
 
她的投资方之一,Lightspeed合伙人Michael Mignano毫不掩饰对这个项目的看好,指出速度是这个公司最大的武器和优势。之前领投人Nat Friedman在某天下午对Pika提出了一个修改建议,没想到Pika团队凌晨3点就调整好了,效率惊人。实际上,这个高效率的团队包括同有斯坦福AI Lab博士生背景的孟晨琳,擅长软件工程运维的高中同学陈思禹,还有一位成员曾在以色列经营过自己的创意工作室。忙不过来的时候,会有一些麻省理工和哈佛的学生帮忙协助。就是这样一支小而精的团队,使得Pika在创立仅半年时间内,体验用户就超过了50万。在这几日舆论影响下,又激增了近10万。
 
然而这只是一个好的开始。
 
文本生成视频领域存在的普遍问题是,应用的优化迭代速度和商业化进程均较慢,连谷歌这样的人工智能巨头都很难快速推进。
 
比如在这个由Pika生成的“白鸽绕着女孩飞舞”的场景里,女孩脖子扭转的时候就处理得比较粗糙,在图片右侧,裙子飘起来的时候甚至直接变成了白鸽。
 
并且,由于短时间内涌入大量新用户,现在注册的账号,不得不排队进入候补名单。真正要落地让大部分人都能使用上,还需要一些时间。
 
前期,Pika的功能对于用户基本免费,后期会推出更多付费功能,而大众的接受度如何,尚不确定。对于郭文景来说,这些都是未知的挑战。而她也准备明年将Pika Labs扩大成一个20人的团队,不知道后面她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想要在这条需要最硬核能力的赛道上突围,家庭提供的丰裕条件、顶配的教育资源、以及孩子自身的天赋努力,缺一不可。
 
不少人将郭文景与谷爱凌相比较,参考她们家庭的培养模式,试图批量复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郭文景和谷爱凌本质上是一样的,“别人家的小孩”也有着“别人家的家长”。新星们发出的亮眼光芒掩盖了资源条件上原本就存在的巨大鸿沟。
 
只有励志,真的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