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她”能击败梅西当选《时代》年度人物?

日期:2023-12-15
来源:昙视点
美国《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是一个时代的风向标。
 
2023年的评选尤其激烈,因为这是一个科技变革、地缘冲突交织的风口,每一位入选者几乎都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开启了英女王伊丽莎白百年统治以后的另一个朝代。
 
OpenAI创始人奥特曼,人工智能时代引领商业的代表性人物。
 
梅西,签约迈阿密队后,使得美国足球赛的上座率、收视人数和商品销售额都激增。他似乎做到了不可能做到的事儿:正把篮球崇拜的美国变成一个足球国家。
……
但是,他们统统都败给了年轻的美国流行乐坛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昵称霉霉)。
 
 
2023年是《时代》周刊创刊100年之际,所以今年的年度风云人物分量尤其重。但是《时代》却第一次把年度风云人物颁给了一位娱乐圈的艺人。
 
《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的评选宗旨是“选出对新闻和人们生活影响最为重大的人”。之前,当选的人物几乎都是美国总统这样的政要,或者宗教界的权威和商业首富。他们是传统权力领域的政治家或工业巨头,也代表了美国的价值观。
 
比如2022年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021年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2020年是美国总统拜登,2013年是梵蒂冈罗马教廷的教皇方济各,1978年是邓小平……另外,1978年-1997年,邓小平曾九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
 
对于当选2023《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的霉霉,《时代》周刊给出的评价是:今年 33 岁的斯威夫特实现了一种核聚变:将艺术和商业结合在一起,释放出历史性的力量。
 
这是商业价值层面的评判,更重要的是,《时代》周刊称:斯威夫特被选中是因为她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在一些严重黑暗的时期给世界各地的人们带来希望。
 
这句评价几乎把霉霉上升到了“美国自由女神”的地位。也就是说,霉霉当选,一是其巨大的商业价值,其次是她给低迷的世界带来了精神力量的引导。
 
这或许也体现了《时代》周刊的无力,之前其年度风云人物之所以一多半是政要,源于只有凭借权力才更有可能改变社会现状和世界动荡。这也是个人英雄主义式的价值取向。
 
而无论是入围的查尔斯国王、普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等政要,还是奥特曼等科技明星,都无法凭借个人英雄主义弥合世界产生的巨大分裂。
 
这似乎也意味着,因战争、瘟疫、经济衰退带来的动荡和人们内心的伤痛和失落,只能通过音乐和爱,通过“软性的力量”来抚慰。
 
霉霉为什么成为流行文化符号
 
所有能够成为流行文化符号的人物,一般都有杰出的专业能力,霉霉首先是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创作者。同时也是位有故事的女同学,遭遇过前辈的羞辱,被暗算,被全网黑,凭借才华一再崛起。是不是有点爽文的感觉?
 
霉霉就像是被上天选中的天才少女,15岁,成为有史以来与索尼签约的最年轻的词曲作者。16岁发行第一张专辑《Taylor Swift》。2009年9月13日,美国MTV音乐录像带大奖颁奖典礼上,19岁的霉霉凭借《You Belong With Me》击败了碧昂丝获得最佳女歌手奖。
 
就在大奖直播现场霉霉发表得奖感言之际,金·卡戴珊的老公——歌手坎耶·维斯特突然上台抢夺霉霉的话筒,说碧昂丝才是最棒的。
 
19岁作品尚且不多的霉霉相比出道甚早的大姐大碧昂斯,坎耶挑动公众情绪的话很容易获得认同。霉霉尴尬得甚至没能说完得奖感言。
 
图为2009年9月13日,美国MTV音乐录像带大奖颁奖典礼上,坎耶抢夺霉霉话筒现场。
 
但是第二年2010年1月31日的第52届格莱美奖颁奖典礼上,霉霉就获得了年度最佳专辑、最佳乡村女歌手、最佳乡村歌曲和最佳乡村专辑四项大奖。迄今,她共获得12项格莱美奖,N多单曲和专辑位居排行榜冠军。
 
2016年,卡戴珊放出一段霉霉被剪辑的录音,暗示霉霉是个说谎的心机女,从而引发社交网络掀起各种话题抵制霉霉。心灰意冷的霉霉低沉到移居英国,消失在公众视野内。
 
但是2017年底,霉霉凭借《reputation》专辑,成为2017年专辑实销冠军,主打歌《Look What You Made Me Do》,传达不管我做什么总有刻薄的评价,但是需要自己去解决的心态。
 
16岁出道,20多岁成为顶流,30岁前就经历了圈子内诸多的攻击排挤,公众的非议误解,但她一次次靠音乐成就从低谷翻身到巅峰。
 
经历了那么多,她说:“有一件事我学到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的应对就是继续创作。”专业成了自我救赎的能力,也让她洗脱了误解获得了公众认可。
 
这种经历足够励志,而励志和故事本身就是强IP不可或缺的元素。
 
商业影响力堪比经济体
霉霉的商业影响力有多大?
 
2023年3月18日,霉霉在美国格兰岱尔市开启全球巡演。她的粉丝量之多,直接拉动了城市机票、交通、酒店、餐饮、购物等消费的激增。演唱会举办完,格兰岱尔市直接把名字改成了“斯威夫特市”。
 
6月,霉霉在辛辛那提市举办了两场演唱会,为当地带来9200万美元收入。辛辛那提市市长一看没法再改名叫“斯威夫特市”了,只好把6月30日定为“斯威夫特日”。
 
据QuestionPro平台的数据统计,霉霉全球巡演66场,将创造总计50亿美元的收入。如果霉霉是个经济体,将超过50个国家。
澳大利亚总理、智利总统、匈牙利布达佩斯市长等都向霉霉发出邀约,希望她去本地开演唱会。
 
2023年10月1日,霉霉的演唱会电影《泰勒·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在AMC开售。最新的数据,这部电影全球票房收入已达到2.5亿美元,跻身2023年票房最高的 20 部电影之列。
 
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霉霉的演唱会是高强度的体能透支,每场边唱边跳唱足40首歌。
 
演唱会之后,霉霉说她除了去拿食物并带回床上吃之外,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床。她说:“我几乎说不出话,每迈出一步,我的脚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因为我是穿着高跟鞋跳舞的。”
 
越动荡越需要精神抚慰
 
同样是歌手,为什么霉霉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她毕竟才33岁,她的前辈——碧昂斯、小甜甜布兰妮、玛丽亚·凯莉……为什么不及霉霉这样的公众影响力。
 
为此,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伯克利音乐学院、加州大学等许多顶尖大学还开设了研究霉霉的课程,研究她的词曲创作、粉丝文化,以及她对经济的影响。
 
但或许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越是动荡的时代,人们越需要心灵的抚慰。
 
2023年,俄乌冲突尚未平息,巴以冲突爆发,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巨变;
 
欧美银行倒闭危机、美债危机、全球股市动荡等事件,让金融市场更加危机四伏;
 
大公司收益率下降,美国硅谷科技公司裁员,2023年全球的企业都在经历周期性的波动;
 
失业率上升,消费降级,各种经济问题层出不穷,给全球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困扰和不安。
 
而这些政治和经济问题,却再也无法像以往靠一个划时代的英雄人物来解决。
 
在一个世界经济和政治剧烈动荡的年代,人们更需要音乐的治愈和精神力量的指引。霉霉在2023年进行全球巡演,才会让世界各地的粉丝狂热地买单。
 
《时代》周刊主编萨姆·雅各布斯说,在地球80亿人中选一个年度人物并不容易,斯威夫特找到了一种超越国界成为“发光源”的方法,当今世界上没有其他人能如此出色地打动那么多人。
 
最后,在这个动荡的时代,让我们试一试霉霉的新歌《You’re Losing Me》,美国心脏协会说这首新歌可以救命,节奏在每分钟100到120次,与心肺复苏术(CPR)有一样的节奏,是胸外按压执行的速度,哼唱它可以帮助施救人员保持正确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