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州立法禁止中国学生进实验室,这意味着什么?

日期:2023-12-16
来源:知识分子
撰文丨周叶斌
责编| 李珊珊
 
2023年12月12日《科学》期刊上的一条新闻报道引发了海内外华人的广泛关注:New Florida law blocks Chinese students from academic labs,即美国佛罗里达州(以下简称佛州)的新法案阻止中国学生进入该州的学术实验室[1]。
 
引发广泛关注的法案是佛罗里达州2023年通过的SB 846法案,属于该州的地方法律。SB 846全名是Agreements of Educational Entities with Foreign Entities,即佛州对当地教育机构与外国主体交流的管理办法,简而言之,SB 846要求佛州所有公立大学只有在获得理事会(Board of Governors)批准的情况下,才能与“受关注国家”的大学或个体签订合作协议、接受项目基金[2],而这类“受关注的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叙利亚等共7国,但除中国外,其余6国本身就受美国联邦政府的各种制裁。
 
排华的州长与限制中美学术交流的佛州法案
 
SB 846最初于2023年2月在佛州参议院提出,5月初获得佛州参众两院全体同意并由佛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签署生效。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德桑蒂斯在美国政坛以“排华”著称,今年的上半年,除SB 846之外,他还签署通过了一条禁止华人在佛罗里达买房购地的SB264法案。签署这些法案后,德桑蒂斯更曾在媒体镜头前强调,这些法案是为了遏制中国政府日渐增强的影响力。
 
而对于SB 846,尽管有辩护者提出,这并非禁止中国学生进入佛州的学术实验室,仅仅是多了一个审批手续,但在法案的实际操作中却并非那么简单。原因显而易见:SB 846提出的是一种默认禁止状态,只有通过申请,获得特许方能解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SB 846意味着对佛州公立大学系统与中国学术交流的广泛限制。
 
而且SB 846默认禁止的“范围”极为广泛。从对象上来说,SB 846管理的是佛州整个公立高等教育系统,已经是佛州立法系统能管理的上限,而针对的“受关注外国”主体更是广泛,不仅包括这些国家的大学,也涵盖个人,即该国公民。这也就意味着,不仅佛州公立大学与中国任何一所大学、研究所在机构层面上的合作交流被默认禁止,连佛州公立学校与任何一个中国公民的合作交流也牵扯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如果佛州某所大学的一个实验室招募的博士后是中国国籍,就属于需要特许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科学》的新闻报道中提到该法案是禁止中国学生进入佛州实验室。
 
荒诞的广撒网
 
SB 846禁止范围之广绝非学术界人士杞人忧天,负责提供特许的佛州理事会在2023年10月提供给各大学的指导的示例就展现了SB 846荒诞的广撒网[3]。
 

佛州理事会举例的SB 846管理范围[3]
 
在该举例中,佛州大学以学术、行政或学术研究目的雇佣任何一个受关注国家个体,都是需要特许的范畴:Hiring a foreign principal for academic, administrative, research purposes, or research scholars。
 
上文中提到的招募一个中国籍的博士后到佛州某所州立大学的某个实验室工作,毫无疑问属于此列。其它常规的学术交流也会落入SB 846的法网之下,例如与中国个体进行合作、分享数据等,均是被管的范例。不难想象,如果一个佛州公立大学的一位研究员与中国的某位研究员有合作,该合作的方方面面都会成为需要特许的内容——从合作确立,到合作时期的信息分享都不例外。
 
负责提供特许的佛州理事会是什么呢?这是负责管理、指导整个佛州公立大学系统的17人组织,14人由佛州州长任命,外加佛州教育局局长,佛州教师顾问理事会主席以及佛州学生会主席。实际上,佛州每所公立大学还有各自独立的校董会管理学校运转,SB 846意味着涉及中国的学术活动,哪怕具体到雇佣一位博后,都需要整个公立学校系统的最高管理者们特批,其微观管理(micromanagement)之严重,显然到了荒诞的地步。
 
佛州理事会建议的批准过程也颇为繁复,需要先与学校法律顾问咨询,再由学校校董会批准,再在理事会定期会议的一个月前递交[3]。复杂的过程意味着如今佛州的相关学校必须忙着制定相应规章流程,而正常的学术交流不得不先暂停[1]。
 
同样荒诞的是该法案执行时的实际“牵连”范围。根据佛州理事会的指导范例,佛州公立大学仍然能自由地录取中国学生。可任何对理工科研究生项目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进入研究生院学习后,至关重要的学术培养是进入某个实验室做研究,而后者恰恰是SB 846默认禁止的。也就是说,即便佛州公立大学的研究生院录取中国学生不受限制,这些学生上学后很快会在必要的具体科研训练上进入“制裁范围”。
 
根据《科学》杂志报道,佛州大学系统也因为SB 846带来的不确定性,目前暂停向中国属于研究领域的学生发放2024秋季入学的录取通知书。在那篇报道中,一位佛罗里达大学城市规划教授、适应规划与设计中心的负责人对《科学》记者说:“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个窗口期。最好的学生等不及了。相反,他们会去其他地方”。
 
一条充满歧视性质的恶法注定会破坏学术开放和国际交流
 
在学术研究中把中国研究者撇开,显然是一件严重违背学术开放精神的事情,事实上,被这个限制所伤害的,不仅有与佛罗里达的公立大学有合作,或期盼到佛州公立高校留学、做研究的中国学生、科研人员,也包括了佛罗里达大学自己。目前,佛罗里达大学的280多名教职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12月6日,该请愿书寄给了佛罗里达大学校长本-萨斯(Ben Sasse)和佛罗里达大学高层领导,其中指出”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可能会导致优秀学生流失到其他大学,而这种损失将是不可逆转的"。
 
当然,SB 846最重要的恶劣影响不止于此,它最大的问题在于其对于学术界一直默认的学术开放原则的挑衅。
 
SB 846所针对的佛州公立大学系统包括了12所州立大学构成的佛州州立大学系统(universities),以及28所社区大学、州立学院组成的佛州学院系统(colleges),涵盖佛州所有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其中佛州州立大学系统学生超30万,教师员工超6万,年度预算过85亿美元,是全美最大的州立大学系统之一[4]。根据SB 846法案的相关分析,2020-2021年度佛州州立大学系统的研究支出接近23亿美元,在科研领域也举足轻重[5]。
 
如此庞大的高等教育、研究系统,被SB 846这样严重违背学术开放精神的法案束缚,对相关学校、研究人员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与不幸。
 
无论一个研究机构如何优秀,超过99%的优秀的科研成果仍然会出现在该研究机构之外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维系出色的科学研究,必须秉承学术开放精神,促进而非限制学术交流。
 
近年来,美国政界对于向中国转让科研成果“忧心忡忡”,令人啼笑皆非的是SB 846不仅把向中国转让知识产权列入需要特许范围,还把从中国引入知识产权同样列入。其反映的绝非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纯粹是对跨国学术交流的干扰。
 
更无法忽视的是SB 846法案的歧视性质。近年来,中美关系无疑处于低谷,两国间科研交流也受牵连颇多,其中还出现了很多充满歧视性质的事件。例如川普执政时期美国司法部的“中国行动”(China Initiative),以阻止剽窃知识产权、商业机密为旗号,实际演变成对与中国有学术交流的科研人员的干扰乃至污蔑。被牵连到中国行动中的被告90%以上有中国族裔背景,其种族归纳(racial profiling)与歧视嫌疑不容忽视[6]。
 
2022年初,中国行动被终止。但在中美缺乏互信的大背景下,中美学术交流受到的干扰仍不可小觑。SB 846毫无疑问又是在这一氛围下出现的一项充满歧视的法案。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中美间的学术交流大幅增加,随着中国科研水平的进步,这些交流更是对全球学术研究的重要推动力。
 
美国联邦的科研经费分配原则里明确提到不能有以族裔、祖籍国为基础的歧视,禁止族裔、祖籍国歧视甚至是美国宪法的明文规定。SB 846显然涉嫌违背上述反歧视法规、原则。从黑奴制度,到19世纪末的排华法案,再到二战时期的日裔集中营,美国历史充满了对少数族裔、外来者的歧视与压迫。站在今日回看相关历史,每一个种族歧视的法案、族裔压迫的行为,都没有让美国更安全,反倒是每一次终止、反思族裔歧视,才对应了美国的发展与进步。
 
在21世纪,美国仍然出现SB 846歧视性质的法案,不仅对牵连其中的学校、研究人员来说是不幸,也是美国社会进步、司法正义的悲剧。
 
参考文献:
[1]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new-florida-law-blocks-chinese-students-from-academic-labs
[2]https://www.flsenate.gov/Session/Bill/2023/846/BillText/er/PDF
[3]https://www.flbog.edu/wp-content/uploads/2023/10/Foreign-Influence-Guidance-Document_101923.pdf
[4]https://www.fldoe.org/schools/higher-ed/
[5]https://www.flsenate.gov/Session/Bill/2023/846/Analyses/2023s00846.rc.PDF
[6]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0555-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