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40年后,美国“叛国第一人”被抓

日期:2023-12-30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我们所做的事情,非常了不起……比大满贯还厉害。”
 
作者:陈佳莉
 
12月初,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郊区的一栋联排别墅内,73岁的曼努埃尔·罗查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特工带走了。
罗查曾是一名资深外交官,他的足迹遍及拉美地区,从洪都拉斯到古巴,从阿根廷到玻利维亚,一度官至美国驻玻利维亚大使。2005年从政府部门离任后,他选择“下海”,目前在几家跨国公司任职。
 
起初,FBI的这次行动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毕竟,罗查已经卸下公职近20年,生意场上错综复杂,随时可能惹祸上身。然而,被带走3天后开庭,罗查被指控担任古巴特工长达40多年。
 
大使突然成了间谍,这在美国史无前例。一场外交界的风暴席卷美国。
 
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这或许是“外国特工对美国政府进行渗透中影响最深远、持续时间最长的案例之一”。
 
美国媒体形容,这种事情原本只会出现在好莱坞经纪人的剧本中——一个MAGA(特朗普提出的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缩写,意为“让美国再次伟大”)式的共和党人,人前是光鲜的外交官,私下却过着不为人知的生活。
 
美国大使的蹊跷行动
 
2023年12月3日,罗查在迈阿密联邦法院出庭,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庭审结束,看到家人们离开时,这个70多岁的老头开始掉泪。
 
那种辛酸的样子,跟罗查以往的形象完全不同。
 
在同事们的记忆中,罗查健谈、思维敏捷,很有魅力。此前的官方报道中,形容他是一个“性格坚毅,处事圆滑”的外交官。
 
12月4日,罗查的妻子卡拉·维特科普·罗查(前排中)结束庭审离开法院。
 
1950年,罗查出生在哥伦比亚一个工薪家庭。他随家人移民美国,加入了美国国籍。罗查在纽约市曼哈顿少数族裔聚居的哈莱姆地区长大,学习方面天资过人,先后从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拿到文科本硕学位,又在乔治敦大学获得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
 
罗查的职业生涯始于1981年。当时,他是美国国务院负责洪都拉斯事务的官员。而此次的起诉书中,检察官认为,他最初为古巴工作可能就从那时开始。
 
此后,他在美国驻多米尼加、洪都拉斯、墨西哥等地的外交机构任职,并从1994年7月开始,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任美洲事务主任1年。
 
1996年,古巴击落两架由反古流亡者驾驶的美国民用飞机,造成美古关系紧张。当时美国和古巴处于断交状态,瑞士驻古巴大使馆设有美国驻哈瓦那利益代表处,罗查是代表处的二把手。
 
1997年,罗查任美国驻阿根廷副大使。两年多后,他前往玻利维亚担任大使。
 
1999年至2002年,罗查担任美国驻玻利维亚大使。
 
 
在同事们眼中,罗查在外交方面很有手腕。
 
“大多数人都觉得,罗查圆滑而聪明,具有非凡的外交才能。是的,他甚至非常讨人喜欢。他与华盛顿外交机构派往拉丁美洲工作的每个人关系都不错。当时大家都觉得,他会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外交新星,注定要担任大使。”美国前外交官菲利普·林德曼曾与罗查一同在哈瓦那工作过一段时间,见识过罗查的工作能力。
 
但就是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在玻利维亚任职期间干了一件让同僚感到蹊跷的事。
 
2002年玻利维亚总统大选投票前几周,作为美国大使的罗查突然发表言论,称如果左翼人士莫拉莱斯当选总统,美国就将切断对该国的援助。他给出的理由是,莫拉莱斯不仅自己种植古柯(古柯叶是加工毒品可卡因的原料),还支持古柯种植合法化以及出口。
 
然而,这番威胁适得其反,大大提升了莫拉莱斯的民意支持率。尽管莫拉莱斯最终以微弱的劣势输掉了2002年的选举,但后来他在2005年的选举中胜选。
 
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奥托·赖希曾是罗查的上司。他说,当时罗查的表现让人震惊。“对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来说,这一举动极不寻常,从实际效果看相当于为莫拉莱斯公开‘拉票’。事后,他也从没做出任何解释。”
 
莫拉莱斯当选后,玻利维亚与美国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任期内,他还找了个借口驱逐了美国大使。莫拉莱斯晚年经常赴古巴疗养。他曾暗示,罗查当年的警告帮了他大忙,并开玩笑地称罗查为“竞选负责人”。
 
2001年7月11日,时任美国驻玻利维亚大使罗查对媒体讲话。
 
遭遇“钓鱼执法”
 
除了在玻利维亚那次有点“露马脚”的行动之外,罗查一直表现得滴水不漏。
 
林德曼清楚地记得,他和罗查在哈瓦那共事时,经常在走廊里听到罗查毫无掩饰地批评古巴——“那些古巴人真应该被枪毙”。林德曼说,罗查非常聪明地将自己伪装成中右翼人士,骗过了所有人。
 
一些老同事和朋友形容罗查是共和党籍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铁粉”。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恢复了与古巴长期断绝的外交关系,并解除了对古巴的多项制裁。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对古巴持强硬态度,一些制裁再次被启用。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爱德华多·加马拉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罗查。他说,罗查一直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右翼,“他越来越像特朗普了”。
罗查这次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源于一场“钓鱼执法”。根据起诉书,2022年起,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个化名为“米格尔”的卧底特工假扮成古巴特工,与罗查建立了联系,并骗取了他的信任。两年来,他们面对面交流过多次。
 
在米格尔面前,罗查多次用“敌人”指代美国,称自己“小心翼翼”渗透美国政府权力中心,影响美国对外政策。他称赞已故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用“我们”指代自己和古巴。
 
罗查告诉米格尔,他先后于2016年和2017年两次去哈瓦那,与他在古巴情报总局的上线见面。他还托米格尔向古巴情报总局“致以最热烈的问候”。
 
按照美国司法部的说法,罗查每次与米格尔见面都在不同的地点,包括迈阿密闹市区的一座教堂、一处户外美食广场。每次他都谨慎地选择绕远赴约,途中还几度停留。罗查告诉米格尔,这些摆脱盯梢的招数,都是他从古巴人那里学来的。
 
在一段秘密录音中,罗查说,自己40多年来一直是古巴在美国外交政策圈子内的“鼹鼠”,实施了惊人的间谍活动。“我们所做的事情,非常了不起……比大满贯还厉害。”
 
在最后一次会面中,当米格尔询问罗查是否仍然忠于古巴、是否仍然是一个“compañero”(同志)时,罗查生气了。他甚至爆了粗口,表示这样的询问就像在质疑他是不是男人一样。
 
罗查说,自己做的事“比大满贯还厉害”。
 
在这些秘密会面中,罗查还提到了1996年古巴击落的那两架美国民用飞机。“我经历了这一切,因为当时是我负责。那是非常紧张的一段时期。”这句话暗示了罗查在当时事件中的深度参与,但具体的细节并没有披露。
 
“他是自愿的”
 
职业外交官约翰·费利曾担任美国驻巴拿马大使,几十年前与罗查打过交道。他深知罗查案可能给美国外交界带来的惊涛骇浪。
“罗查可以说拿到了‘国王的钥匙’,”费利说,“除了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他在古巴、阿根廷、玻利维亚工作时,都可以获得非常敏感的情报信息。这简直是噩梦。”
 
分析人士称,该案将引发各界对美国反间谍工作有效性的质疑,并迫使美国相关机构开展内部损失评估,确定机密信息泄露的数量及范围。
 
但一切工作都要基于罗查本人的供述。如果他不配合,相关的损失评估可能很难推进。
 
克里斯·西蒙斯曾是美国国防情报局专门负责间谍案的调查员,他说:“调查将完全依赖于罗查的配合,即使人们知道他会撒谎,避重就轻,但这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截至发稿前,罗查尚未与美国司法部达成认罪协议。
 
事实上,即使在退休后,罗查仍然可以获得很多有价值的情报。从2006年到2012年,他担任过美军南方司令部负责拉丁美洲的顾问。近些年,罗查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家煤炭出口公司担任过高级副总裁,同时也是烟草公司“三叶草资本”的董事会成员。而从他对米格尔的陈述看,这期间,他仍去过古巴数次。
 
到目前为止,罗查是“古巴特工”一事只是美国的指控。古巴方面至今未对罗查被捕置评。
 
有记者打通了罗查妻子(左)的电话,对于丈夫被捕一事,她表示“我不需要和你说话”,随即挂断了电话。
 
曾担任美国驻哥伦比亚大使的凯文·惠特克说,有人觉得给其他国家当间谍的人,目的往往是钱或者个人恩怨,但古巴确实是一个例外,为古巴搞情报的美国人,几乎都是出于对古巴革命事业的同情与支持,以及对美国外交政策的痛恨。
 
惠特克说,最近40年来美国发生的所有间谍案中,罗查可能是“美国外交精英中被控背叛国家的第一人”。
 
此前,FBI认为“美国有史以来危害最大的间谍”是安娜·蒙特斯。
 
安娜是美国国防情报局首席古巴分析师。她于1984年被古巴情报部门招募,在哈瓦那接受训练后,潜入美国五角大楼担任特工长达17年,直到2001年被捕。2023年1月,安娜刑满释放。
 
自始至终,安娜都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她在狱中曾写信给亲友,表示她心甘情愿为古巴提供情报,因为美国对古巴“干了极其冷酷和不公正的事”。
 
做过古巴情报科科长的安娜曾是美国情报界知名的“古巴女王”。
 
华盛顿美利坚大学拉丁美洲项目高级研究员、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分析师富尔顿·阿姆斯特朗说:“我认为罗查不是被招募的,他是自愿的。”
 
阿姆斯特朗还提出,罗查在哈莱姆长大,那里有不少拉美裔人口。“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凭自己的能力进入国务院,但他可能从没觉得自己受到过平等对待,也永远不会被美国建制派精英接受。”或许这是他对长期遭受美国打压的拉美国家、尤其是被美国制裁多年的古巴感到同情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