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嚣张跋扈口出狂言激怒美国法庭

日期:2024-01-15
来源:历史看不停

我只欺负中国人,又没欺负美国人,干嘛抓我?快点放我回家,我要找妈妈!能不能快点判,我下个月还要过生日呢!

这是2015年6月18日,美国加州洛杉矶波莫纳高等法院庭审现场,一名特殊的被告留下的话语,那种嚣张跋扈,那种桀骜不驯,那种口出狂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敢如此藐视法官,藐视法庭,藐视法律?

这是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国女孩,个头中等,身穿一身蓝色囚服,发梢染成了黄色。最让人震惊的是,她那蔑视的眼神,带着浅浅的微笑,仿佛不屑一顾,一副你能拿我何的态度,极度玩世不恭!

她被法警带进庭审现场时,还旁若无人地和两名从犯章鑫磊及杨玉菡嬉笑打闹,还时不时大笑出声。

当法官要求她肃静时,她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歪着头冷笑着对法官说:

“凭什么抓我,我又没欺负美国人,我只欺负中国人!”

“还有,你们能不能快点儿,我还要回家过19岁生日呢。”

“我要找妈妈,我要回家!”

她叫翟云瑶,本次庭审的主犯,涉嫌一桩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极其变态、极其残忍、极其凶恶的绑架案和校园霸凌案。

直到此时此刻,翟云瑶依旧没有觉得她犯了多大的法,依旧不知道她的罪行有多严重,依旧还在幻想她父母还能够像以前一样救她出来。

可惜,她不知道,这里是加州,这里是美国,这里对学生的法律保护有多严格,这里对校园霸凌的处罚有多严重。

就是这个女孩,就是这个案件,也给万里之外的中国人们,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原来校园霸凌是如此之严重,原来学生安全和利益还可以这样保护,原来我们对学生霸凌的行为是如此的忽视。

让我们一同走进这个极度令人愤怒和心痛的故事。

翟云瑶,时年19周岁,于1996年出生在北京市一个较为富裕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本地人,开办了一家公司,生意做的不错,家中颇有些资产。

翟云瑶自小条件就好,从来不为生计发愁。她的父母都很忙,忙于公司,忙于业务,忙于生意,没时间来关心和教育孩子,唯一的关心方式就是给钱,唯一的教育方式就是用钱摆平。

可想而知,长此以往,因为她的父母对她关心不到位,教育不到位,方式方法扭曲,翟云瑶性格在慢慢改变,变得自我膨胀,变得桀骜不驯,变得傲慢无礼,变得嚣张跋扈。

翟云瑶看来,钱是老大,钱是万能的,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是可以用钱来解决的。

和大多数富人家的孩子一样,翟云瑶从小就不爱读书,喜欢自由自在,喜欢玩,喜欢唯我独尊,喜欢出风头。甚至在上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她才十多岁,就已经开始当“大姐大”,拉帮结派,笼络一帮同学,围在自己身边,在学校里横行霸道,耍威风,欺负人,在同学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妥妥的小霸王,看到她,都离得远远的。

在初中,翟云瑶上的是贵族学校,住校,整天不回家。这下,翟云瑶感觉到很自由,没人管她,整天游手好闲,看谁不顺眼,就想教训人。有一次,在宿舍,因琐事她与舍友发生了小冲突。翟云瑶竟然找来几个人,在宿舍里对舍友大打出手,直至将这个同学打到耳膜穿孔。

她还大言不惭的说道:“怕了吗?敢惹我,就打你,这是你咎由自取,就算打死你我家也赔得起!”

翟云瑶的父母知道后,第一件事不是好好教育翟云瑶,让她吸取教训,好好学习,好好做人。而是第一时间低声下气地去找对方的家长,求原谅,求私了,并支付了一大笔数额不菲的补偿。

事情被完美的摆平了,翟云瑶更加有自信了。她心狠手辣,恶名在外,同宿舍的、同班的同学,见到她,离得远远的,有的甚至换班、转学,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就动手。

眼看翟云瑶在国内待不下去了,考上大学也压根指望不上了。没办法,翟云瑶的父母只能想办法,花大价钱,托人把她送出国。

刚来美国的翟云瑶,很不适应。身在他国,英文很烂,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孤孤单单,非常无聊和寂寞。

她很想念中国,怀念中曾经的朋友,曾经的呼风唤雨,曾经的生活。

有钱嘛,哪里都是天堂。没条件,咱要创造条件。于是招兵买马,重新开始,要和国内一样,重新集结自己的“帮派”势力,依然要恃强凌弱,自我开心。

翟云瑶开始物色人选,很快杨玉涵和张鑫磊进入了她的视线。这两人性格和脾气,都和翟云瑶,富二代,性格乖张,不学无术,花天酒地,喜欢呼朋唤友。

翟云瑶通过撒钱,在学校里迅速物色了一批人,拉起来一支队伍,又开始当起了大姐大,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为了寻求存在感,她们总想着以欺负其他同学为乐,耍耍威风。

最让人痛恨的是,他们从来不去招惹外国人,不敢去欺负美国人,担心当地人、外国人权势大。

他们很乐意于向自己的同胞下手,尤其是老实巴交爱学习的中国学生、中国同胞。因为自己不爱学习,成绩很烂,翟云瑶特别憎恨学习好的中国同学,总看他们不顺眼,总想找机会教训教训他们。

有两个人被翟云瑶盯上了:一个叫麦嘉怡,另一个叫刘怡然。

刘怡然纯粹是自身性格内向,为人老实,学习好,而且从不惹事。

麦嘉怡则是个意外,她惹到了翟云瑶。有一次,麦嘉怡无意中看到翟云瑶正在欺负一个中国同学,麦嘉怡是个善良的人,出于同胞情谊,她想要阻止翟云瑶,为那个同学说了几句公道话,但没想到,竟然惹怒了麦嘉怡,当场就被她暴打了一顿。

从此,麦嘉怡也成了翟云瑶欺负的专职目标之一。

当然,被翟云瑶欺负最多的还是刘怡然。她也是在当地留学的一名中国女生,性格很懦弱,

此前因为恋爱情感纠纷问题与翟云瑶结下了梁子,被翟云瑶和她的手下霸凌过许多次。

事后,在翟云瑶其威胁与恐吓之下,每次她都选择了委曲求全,忍气吞声,泪水往自己肚子里咽。

可是,她不知道,坏人是无法改变的,一味的忍让与退缩,换来的只能是一次又一次更为疯狂的欺负。

这一天,翟云瑶又想对刘怡然施暴。事先,由陆婉清出面,打电话给刘怡然约她到罗兰岗钻石酒吧碰头,有事要跟她说。

刘怡然心中十分不安,她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陆婉清虽然是自己的小学同学,但现在整天和翟云瑶在一起,对翟云瑶言听计从,陆婉清也曾不顾同学情面,多次和翟云瑶一起殴打过自己。

陆婉清约自己见面,能谈什么事?会不会和翟云瑶有关?自己要不要去,很纠结。从内心讲,自己非常不愿意去赴约;但是如果不去,会不会惹怒陆婉清和翟云瑶?

一想到翟云瑶那个小霸王,刘怡然的心就止不住哆嗦:“如果自己拒绝她的邀请,她们会不会报复我,找借口再欺负自己?”

思来想去,没办法,刘怡然只能硬着头皮去赴约。她希望自己的配合态度,能换来翟云瑶对她好点。殊不知,这是一场死神邀约,后果会如此严重,她差点死在那个酒吧。

为稳妥起见,这一次,刘怡然还做了点准备,她带上了自己的男性朋友卢胜华,让他陪自己一同前往,以防不测。

翟云瑶纠集了数人,早就在酒吧附近等着了。刘怡然和卢胜华两人刚到约定地点,翟云瑶一行人就围了上来。

一看刘怡然还带了一个男生,翟云瑶瞬间火了:“我们和刘怡然有话要说,跟你没关系,你一个大老爷们,来做什么,赶紧走!”

卢胜华刚想说话,就被翟云瑶一帮人制止了,上来几个人,把刘怡然带到旁边;又过来几人,强行把卢胜华拉走了。

这时,翟云瑶指挥着手下几人把刘怡然一路连拖带拽,带到了酒吧地下车库的偏僻角落里,又一次开始对她进行霸凌。

翟云瑶先是狠狠地打了刘怡然几巴掌,接着用高跟鞋猛踢她的头部,然后又指挥一行人将刘怡然摁在地上轮番殴打......

很快,刘怡然被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肿胀,嘴角出血,额头上也被打出一个斜长的口子,不断往外渗着血......

刘怡然被打的受不了了,给翟云瑶下跪,磕头,嘴里不断求饶。

哪晓得,刘怡然越痛苦,越求饶,越苦苦哀求,翟云瑶越兴奋。

她让人扒光刘怡然的衣服,脱得寸缕不剩,全身赤裸,然后点起一根烟,自己边抽烟,边让人打开相机拍摄。烟抽到一半,拿起烟头,狠狠地往刘怡然裸露的身上烫,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不断从幽深黑暗的地下室传来,令人心悸、毛骨悚然。

刘怡然已经被他们折磨得不成样子了,半条命都快没了,但翟云瑶仍然觉得不够刺激、不够过瘾。

而后,翟云瑶让人把她拖到了外面的沙地上,逼着她吃地上的沙子。看着她一口一口,艰难的吞着沙子,一点一点的往下咽,被粗糙的沙砾呛得嗓子疼,不断的大声咳嗽......

刘怡然已然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就剩下几口气在吊着了。你以为这就结束了,No、No!

突然,翟云瑶盯上了刘怡然的一头秀发,邪恶一笑,随即让章鑫磊去拿剪刀来,然后剪掉刘怡然的头发,逼着她吃下去。刘怡然艰难地吞咽着,血水混着口水,不断往嘴角流出。

期间,翟云瑶还用打火机把她的头发烧焦了大半,刘怡然已疼得说不出话来,浑身不断地抽搐着......

就这样,整整七个小时过去了。翟云瑶见刘怡然再也不动了,便把刘怡然往地下车库一扔,便说说笑笑,扬长而去,仿佛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

老天开眼,命不该绝!

一个酒吧客人开车进入地下车库,在地下车库的角落里发现了气息微弱的刘怡然,当即报了警。

洛杉矶警方匆匆赶到现场,找到刘怡然,急忙把她送到医院,此时的她已经命悬一线,摇摇欲坠。

幸运的是,因为送医及时,她脱离了生命危险,在病床上足足躺了2个月。

可这一天的经历对于她来说,却是一生难忘的噩梦。

在病床上,刘怡然将所有细节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警察。

很快,警方抓捕了翟云瑶及她的五名同伙,并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至此,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翟云瑶的父母一听说自己的爱女被抓进了美国监狱,顿时急得团团转,一边购买飞往美国的机票,一边想方设法地联系国内最好的律师,为她洗清罪名。

律师听完案件经过,都直摇头,认为美国的法律体系跟我们国内不一样,事实很清楚,他们也无能为力。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他们的父母甚至还向法庭提出给自己的女儿做心理鉴定,认为她有精神疾病,但是被法庭驳回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选择保释,可是美国的法律对于这种情况的处理非常严格,保释金高达三百万美金,他们一下也拿不出来。

2015年4月中旬,这桩“洛杉矶留学生绑架案”被移交至加州波莫纳最高法院进行审理。

庭审期间,翟云瑶等人气焰十分嚣张,依旧无法无天。这下彻底激怒了法官、法庭及众多参加旁听的正义人士,他们广泛告诉身边的人,透露翟云瑶等人的罪恶,群情激奋,美国人民震怒了。

大家都很同情刘怡然,这时被被翟云瑶欺负过、伤害过的女生有数十人,纷纷出庭作证,指证翟云瑶等人的恶行。面对众多事实,翟云瑶再也嚣张不下去,最终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最后,法庭宣判,翟云瑶因绑架罪获刑八年,严重伤害人身罪获刑3年,攻击罪获刑一年,攻击导致严重人身伤害获刑一年,共计十三年。

共犯章鑫磊因绑架罪获刑五年,攻击罪获刑一年,共计六年;

共犯杨玉菡因绑架罪获刑八年,严重伤害人身罪获刑三年,攻击罪获刑一年,攻击导致严重人身伤害获刑一年,共计十年。

而剩余7名施暴者,有三名因未成年展开了非公开审理;另外4名则逃回了国内,未受到法办。

除此之外,法庭还特别强调,翟云瑶、章鑫磊、杨玉菡三人服刑期满后,将被永远驱逐出美国,终身不得入境。

在法庭上,翟云瑶表现得很傲慢,说自己要庆祝生日,让其快点宣判。最后翟云瑶被判了十三年,另外两个人分别被判了十年和六年,并且在服刑结束后永远不得再到美国。

这是一出悲剧,更是一出惨剧!

一帮不学无术、嚣张跋扈、恶贯满盈的富二代,肆意凌辱霸凌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差点将人活活打死。

一切源于无知,源于父母的溺爱,源于家长的一味纵容,源于家庭教育的缺失,终于酿成了惊天惨祸。

希望这三人在美国的监狱里,好好反省自己的罪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通过这个案子,也首次将霸凌这个词传回了中国,让人们深刻认识到校园霸凌的危害性,更多的有识之士开始呼吁政府和教育系统,重视霸凌,重视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安全,切实采取措施,防止和制止学校中的霸凌现象,给广大中小学生创造一个平安稳定和谐的学习环境。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