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学院停摆、名校教授逃离...美国南部教育界要变天了?

日期:2024-01-21
来源:留学全知道

之前,我们分享了华尔街精英家庭因为犯罪率、高税收等原因逃离纽约,带孩子南下佛罗里达,重新展开教育的激烈竞争。

当时,评论区有不少家长羡慕不已,能够教育与生活两手抓。

不过,站在2024年往回看,这群精英家庭的选择却要打一个问号。

由于政府对高等教育的“逐步介入”,以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为代表的美国南部教育系统正经历一场大变天。

大学课程被删改、文理学院停摆、名校教授与大量教职员工逃离,当初南下的这批精英家庭或将面临无书可读的困境。

01

禁止DEI、减少终身教职

美国南部大学成为风暴中心

提到美国南部这场高校变革风暴,就离不开牵头人——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

为了获得共和党总统提名,刚刚过去的2023年,德桑蒂斯在佛罗里达州掀起了诸多“保守型”改革,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签署了参议院第266号法案

该法案禁止公立教育机构对DEI计划(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进行投资,并禁止提供有关“身份政治、性别歧视、压迫与特权”等通识教育课程。

在德桑蒂斯的带领下,南部“红州”(共和党州)们纷纷跟进。

德克萨斯州就先后签订了参议院第17号与第18号法案

·17号法案禁止公立大学设立DEI办公室并招聘相应教职员工,已于2024年1月1日实施;

·18号法案则是表示将终止公立学院和大学里教师的终身教职

北卡罗来纳州也出台了相似法案,包括:

·北卡罗来纳大学系统或州内社区大学的教师不再拥有终身教职

·北卡罗来纳大学系统的本科生,除了学习原有知识,还要额外阅读包括“美国和北卡罗来纳州宪法”在内的六份文件以及5篇《联邦党人文集》论文,这部分考核在期末成绩中占比20%。

佐治亚州的大学系统更是因为削减终身教职,被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简称AAUP)列入谴责名单。

这场以公立大学为目标的风暴范围颇大,甚至影响了诸多知名高校,包括但不限于:

佛罗里达州:素有“公立常春藤”之称的佛罗里达大学、佛罗里达州立大学、迈阿密大学

北卡罗来纳州:新常春藤——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

德克萨斯州: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佐治亚州:美国三大理工学院之一——佐治亚理工学院

不难看出,党派博弈已经渗入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深刻影响着许多政治以外的领域。即使是培养精英的顶尖大学,也成了政客们纸牌游戏的“牺牲品”。

02

高校离职潮涌现

部分文理学院或将停摆

州政府的政策法规影响巨大,大量南部高校的教职员工决定逃离本州,转去北方或其他州工作。

美国大学教授学会对南部四州4250名教职员工的调研显示:

·超过1/3的受访者表示正考虑去其他州工作;

·在佛罗里达州,这一比例甚至高达46%;

·准备离开的教师群体中,教授级别占比更是高到49%;

·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不会推荐别人来本州教书。

是否推荐其他人来本州工作

在这些受访者看来,人文类课程的影响最大。

佛罗里达州的一位终身教授直言:“我在学校教哲学和人文学科,但现在我什么课都上不了,只因课程涉及DEI等话题,我还被告知要把课程的阅读书单从教学大纲中删除。在佛罗里达,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能教哪些知识了。

南佛罗里达大学拉丁文教师Irizarry感同身受,“各类法规要求我们花费大量精力去审核教学材料,就算上课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确保没有人说任何违法的话、或者偷录视频进行恶意剪辑。我已经精疲力尽了。”

Irizarry

逃离的教职工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拥有大量研究资金、全美知名的教授,比起那些初来乍到、没有选择权的新手,前者往往决定了一个地区的教学质量与水平。

去年12月,《纽约时报》就报道了多位因为政治原因逃离佛罗里达的教授:

· 2019年被佛罗里达大学从乔治·华盛顿大学重金挖来的经济学家和税法学者尼尔·H·布坎南 (Neil H. Buchanan),放弃了自己的终身教职,北上多伦多任教。

· 在佛罗里达大学任教超过15年的历史学教授保罗·奥尔蒂斯 (Paul Ortiz),即将入职康奈尔大学...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有37名教授非退休原因离职,这个数量比过去五年的平均值高出了50%,很难说不是受到“改革”的影响。

Neil H. Buchanan

州政府的教育“乱拳”,对文理学院的打击更大。

以全职员工不到100人的新佛罗里达学院为例,这所US News文理学院综合排名76的学校,仅2023年就有36位教职工离职,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还多,教学几近瘫痪。

学校在大量削减课程的同时,不得不拉来临时工顶替,以确保基础教学工作顺利进行。

小而美的文理学院,也挡不住这波改革下的离职潮。

03

教授流失、临时工顶班

受伤最多的,还是学生

但在佛州州长德桑蒂斯看来,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一些教授选择离开佛罗里达。这很糟糕吗?这是坏事吗?我不这么觉得。如果离开的是一位进行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教授,相信我,这并不是损失。”

佛罗里达大学发言人写邮件解释道“虽然离职人数略有上升,但佛罗里达大学的教职员工流动率仍低于10.57%的全国平均水平。”

但这难掩人员流失与招聘困难的事实,美国高等教育内幕网透露:大约一半的高校受访者表示,新政以来收到的岗位申请数量有所减少;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许多学者甚至拒绝来南四州工作。

教授流失、临时工顶班,南部四州公立学校教学质量的下降不可避免,甚至隐隐有向私立学校蔓延的趋势。

南部四州在内的这波教育改革无疑是场拉锯战,政府“宣扬主义”、学校“缩减课程”、教师“集体逃离”,只留下一众学生原地茫然。

一切尘埃落地前,是否前往美国南部高校留学,或许在留学生心中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