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禁止中国学生进实验室?留美计算机博士生亲历:我已被迫退学

日期:2024-01-27
来源:科学网

“2023年秋季来美国读了一个学期,现在不得不退学了,佛州真的不太顺。”这是26岁的中国博士生龚平(化名)日前发表在自己社交媒体上的一句话。

2023年春季,龚平收到美国佛罗里达州某公立大学的博士生录取offer,承诺提供全额奖学金和研究生助教职位。原本在秋季入学时一切顺利,然而,佛州一项新法案打碎了他的求学之梦,学校之前的承诺全不算数了。

这项法案就是“佛罗里达州SB846法案”。其中的规定带有明显歧视意味:禁止佛州12所公立大学或学院雇佣中国研究生进入实验室。龚平就读的大学在名单之中。

自去年7月法案生效后,佛州有许多中国学生陆续受到影响。更令人忧心的是,新法案的影响仍在继续甚至不断扩大,科学依然面临“国界”的桎梏。相关人士认为,该法案在给中国学生带来打击与不确定性的同时,或将使佛州学术界的“黄金时代”渐显颓势。

博士生自述:在美国读博半年,我已被迫失学

所谓的契约精神在这里失效了。龚平愤怒却又无奈,全奖和助教职位都没有了,他难以支撑未来的学习费用。1月,当《中国科学报》记者联系到龚平时,他已经被迫终止了在这所学校的学习。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26岁,原就读于佛罗里达州某公立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项目。2023年春季,我收到了博士offer,上面写明:提供全额奖学金和研究生助教(GTA)职位。我在2023年秋季入学,然而只读了一个学期,就被迫终止在这所学校的学习。

回忆起来,去美国读博的念头始于3年前,虽然当时已经在父母的建议下“考公上岸”,我还是放弃了公务员,选择赴美读博。我在国内的硕士生导师向我推荐了读博的学校和导师。博导也是华人,据说“学术能力很强”。我怀着憧憬出国,当时并未听说过佛罗里达州有“排华”倾向。

初到校园时,一切都比较顺利。我修习了几门计算机的专业课程,课程设计得很扎实、质量很高。我还参加了一些有趣的校园活动。与其他非华人学生相比,我并未感受到被歧视或被区别对待,学校员工和学生的素质都很高。

我退学的导火索与佛州的新法案密切相关。学校曾在我入学前承诺提供GTA职位,但由于新法案规定,需要对我进行审查。

所谓审查,即对我背景的调查,要求我提供简历、学术发表记录、资助信息、与非美国机构签订的协议、护照等材料。

龚平收到的邮件,要求他提供审查所需的8项材料

我按照要求递交了材料。然而,漫长的审查从2023年下半年持续到2024年1月,一直被卡着,原因未知。博士期间全部自费对我来说存在经济压力,而直到退学前,我都没等到学校承诺的GTA职位。

我求助过系里和博导,得到的回答是:等审查结果。他们还暗示我可以转学或退学,询问我“你有没有备选?”他们未提供有用的建议,且态度较为冷漠,经常不回复邮件,即使回复,措辞也较为冷淡。当然,这个结果也不是他们所希望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审查迟迟未通过,我的专业、方向和个人经历不存在任何“政治敏感”因素。因此,在我看来,审查本身就是一种拒绝和否定,是基于种族歧视的。据我所知,华人学生普遍经历了比其他国家学生更漫长的审查。

在我退学后,学校和博导并未给予任何后续的帮助。我听说,2024年佛州有其他学校也停止中国研究生招生和入学了。

一项歧视性的州法案

那么,这个给龚平求学之路设置了巨大障碍的法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佛罗里达州SB846法案”属佛州地方法案,于2023年5月通过,获得了该州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全体同意,并由以“排华”著称的州长Ron DeSantis签署。2023年7月1日,该法案正式生效。

以下是SB846法案的重点规定:

第一,禁止佛州公立大学和学院接受中国机构的资金资助或与之合作;

第二,禁止聘请中国研究生和博士后从事实验室工作;

第三,中国学生仍可被自费的研究课程录取,但无法申请到有报酬的研究职位;

第四,若想获得职位,必须经过严格审查,在被佛州高等教育理事会认定“不会损害美国或其居民的安全或保障”后,才可被“破例”聘用。

受到针对的不只中国学生。该法案将7个国家设置为“重点打击对象”,分别是:中国、俄罗斯、古巴、伊朗、朝鲜、叙利亚和委内瑞拉,理由则是“担心被窃取知识产权”。

该法案的支持者称,佛州的科学家们未能坦诚报告与中国的关系,或将资助用于他们在中国的工作,因此州立大学需要提高警惕。

事实上,在最初颁布时,SB846法案并未受到学术界人士的广泛关注。然而,人们逐渐发现,该法案波及大量人员。例如,佛罗里达大学雇佣了来自这7个国家的350名研究生助教和200名博士后,均不符合该法案要求,这些人的去留已经成为了影响深远的问题。

近日,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校园内有超过300名教职员共同签署请愿书,反对SB846法案。

一场学术上的“双输”

2024年,SB846法案的影响仍在持续。据相关消息,由于此法案造成的不确定性,佛州一些高校已经冻结了原定于1月前向中国研究生发出的2024秋季录取通知书。

该法案虽未全面禁止中国研究生进入佛州的公立大学学习,但其基本截断了中国学生通过研究工作得到报酬的可能性,这是因为审查是“极为严格的”。

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的研究生与博士后群体中占据着重要比例,而作为研究助理的高素质研究生对于在实验室执行多个项目也至关重要。佛罗里达大学工程学教授Abdelsalam "Sumi" Helal认为,对于佛州的研究人员来说,学术界的“黄金时代”即将结束,“如果这项法案继续下去,我们将失去最好的学生”。他表示,自己正在考虑离开这所学校。

田子牧(音译,Zimu Tian)是该校的华人化学助教。在认真研读该法案后,他表示,自己最担心的是法律的“模糊性”——行政部门在解释法案细节上花费的时间会拖慢申请程序,这对中国研究生不公平。他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许多中国学生因不清楚法律会如何评估,而直接避免申请佛州的大学。

佛罗里达州大学发言人Steve Orlando在一份声明中称,该校有义务遵守法案的限制,管理部门已经向各学院院长传达了这一法案。对于请愿书或有关法律解释的问题,该校并未发表其他公开声明。

近期,佛州接连出台了一系列歧视性法案。除了与学术相关的SB846法案外,还有限制中国公民在佛州拥有或购买土地、房屋等不动产的SB264号法案。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美国在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当年美国国会为此也展开了激烈辩论:主张者称华人有诸多的恶习和偏见,华工大量涌入造成了同美国工人抢饭碗的紧张态势,且华人往往把财富寄回家乡,不会留在美国;反对者则认为这违背了自由移民政策,而且违背了美国“自由平等”的立国原则。

经双方拉锯,主张排华一方获多数票,于1882年5月6日通过表决。该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废除,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表示:“国会和个人一样,也会犯错误。我们要有足够的勇气承认过去的错误……”。

据了解,美国华人维权组织——华美维权同盟(CALDA)计划在未来几个月状告佛州政府,理由是:禁止中国留学生进入佛州公立大学实验室的相关法案违背了美国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