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前往美国6年后被人发现吊死在佛罗里达大学实验室

日期:2024-01-29
来源:魔都全球华人圈

2019年6月14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佛罗里达州大学的校园内,路灯依旧明亮,此时只有早起的鸟儿在树杈上叽叽喳喳。

但在学校封闭的实验室内,此时却人头攒动,人们惊恐地站在实验室门口,看着随后赶到的警方一步步封锁着现场。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佛罗里达州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华人留学生陈慧祥,被人发现在实验室内自缢身亡。

当同宿舍的舍友在推开实验室的大门时,陈慧祥已经气绝多时。

一根结实粗壮的麻绳套在了陈慧祥的脖子上,因气血不畅使得死者眼球突出,嘴巴微张,脸色铁青……

同年9月,与陈慧祥要好的一个舍友收到了一封定时发布的电子邮件,邮件的发出者为陈慧祥。

警方经过三个月的调查,对陈慧祥自缢而死案件束手无策、毫无头绪,但定时邮件的发布,让警方渐渐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真相随之揭开。

这一切竟然与陈慧祥的博士生导师,同样是华人的李涛有关。

临沂出了个留学生

陈慧祥,1989年生人,出生在山东临沂的一个农村家庭。

小时候的陈慧祥并未展现出过人的天赋,但在上学之后,却对学习有着异常的自觉。

陈慧祥的父母回忆,儿子小时候非常自觉懂事,在别的父母还在抱怨自己的孩子不写作业的时候,自己的儿子已经写完作业,洗漱完毕要睡觉了。

靠着强大的自制力,陈慧祥的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优异。

高考时,陈慧祥扎实的知识基础派上了用场,成绩自然不错。

两个月后,陈慧祥如愿进入了吉林大学读书。对于陈家人来说,陈慧祥的表现让家人骄傲万分。

四年后,陈慧祥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学校保送陈慧祥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继续深造,两年后,陈慧祥顺利结束了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业。

父母认为,陈慧祥现在学到的知识已经完全足够找工作用了,可以走上社会了。但陈慧祥却并不这么想。

在他心里,自己上学二十年,历经春去秋来,熬过寒冬酷暑,并不仅仅是为了找份还算体面的工作,他要登上知识的巅峰,实现人生的价值。

幸运的是,陈慧祥的实力得到了美国七所高校的赏识。

综合考量后,陈慧祥选择了佛罗里达大学,学校为了能让陈慧祥前往求学,表示他可以全奖学金入学,在校生活和学习不需要再花一分钱。

既然儿子想要出国留学,做父母的还有什么阻止的理由呢?更何况儿子选择的是一分钱都不用花这样羡煞旁人的留美机会呢?

而正是这次出国让陈慧祥与父母足足分开六年,也正是这次出国,让陈慧祥彻底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留学六年从未回家

很多人觉得奇怪,出国上学和生与死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导师李涛的出现,让陈慧祥的留学生涯如临深渊。

陈慧祥当时将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当成自己的主要深造方向,而学院的导师李涛与陈慧祥的主攻方向一致。

一个人在陌生知识的海洋中畅游并不容易,能有一位志同道合的老同志带领,那自然是求学道路上的幸事。

就在陈慧祥进入新的学校,选好导师,打算在美国甩开膀子放手一搏的时候,他却渐渐发现在李涛的门下读博好像难度不小。

在六年时间里,陈慧祥曾多次有过归家探望的打算,但回家的计划都因为导师李涛假借论文急需修改和提交等相关事宜而搁置。

甚至有一次,陈慧祥都买过回家的机票,而且已经抵达了机场,但李涛的电话再一次打来。毫无疑问,陈慧祥欲往家乡的愿望终究成了愿望。

“因为一直没有归家探望的机会,家里出现很多大事或者是发生变故的时候,慧祥此次都是缺席的”,陈慧祥的哥哥感慨地说道。

确实,在陈慧祥出国的6年间,母亲生病住院,哥哥的孩子降世,甚至连爷爷去世送葬,陈慧祥都没能得空回家。

可笑的是,在陈慧祥和父母抱怨自己的导师不近人情,疯狂侮辱自己的时候,家里人还曾劝陈慧祥多多忍耐,谁曾想他连命都忍没了。

刚开始,村里人还有陈家的邻居们认为,陈慧祥能出国留学,说明能力强学习好,但六年没有回家,村里人难免说闲话。

“陈家的二儿子,出国多年都不回来,估计人家早就飞黄腾达,忘了家里这些穷亲戚了”。

诸如此类的不良言论一次次扎在陈慧祥父母的身上,一家人的内心也非常纠结,但又能怎么办呢?

只有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国外过得是什么日子。

留学生成了导师的奴隶

在美国求学的陈慧祥,既是李涛的专职司机,又是李涛的私人秘书。

除了完成和别人同样的学术研究,完成课题钻研之外,他每天还要为李涛开车,送自己的导师上下班,还要为李涛挡酒,甚至是给李涛放好洗澡水这样的事情。

有一次,陈慧祥和朋友约好一起吃饭,但李涛却突然要求他开车送自己去酒店。

陈慧祥试探性地说了一句当天有事情,却遭到了李涛劈头盖脸的怒骂:“我最讨厌对我说不的学生,你连自己的导师都能拒绝,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陈慧祥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对李涛拿自己当奴隶似的命令如鲠在喉。

但为了在学术上能少受李涛的刁难,为了自己能顺利毕业,也为了能脱离苦海,回国看望父母,陈慧祥只能放低姿态,听命李涛。

2018年是陈慧祥读博的第五年,他递交给ISCA的论文成功中选,这就意味着,陈慧祥距离完成自己的学业只差答辩。

陈慧祥只需要在毕业之前,写出一篇顶会文章,然后顺利答辩,就能戴上令人羡慕的博士帽。可这篇顶会文章却由李涛全权把持。

李涛记恨陈慧祥平日里对自己的诋毁和不满,知道陈慧祥对自己的命令和指派是阳奉阴违的,于是打算在顶会文章上落井下石。

因为顶会文章的难度要比论文中选难度小得多,陈慧祥仅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就告知李涛可以阅稿。

但李涛对陈慧祥新写的文章大为不满,直言这就是一堆粗制滥造的破烂。

在陈慧祥的再三请求下,李涛极为不悦地指使陈慧祥,将论文整体提纲修改了数次。

陈慧祥的朋友说:“当时他自认为自己的论文写得很好,但李涛却让他不停地修改,到了最后陈慧祥本人也不知道自己辛苦写出的数万字的论文到底说了些什么,更不知道要补充些什么。”

事实也正像陈慧祥朋友的阐述那般,在李涛的指导下,陈慧祥的论文杂七杂八修改了不少地方,但错误百出。

这个求学二十多年、知识渊博的学生,还是第一回看不懂自己的论文。

陈慧祥思考了一夜,慎重决定撤稿重写,不过李涛却再一次站在陈慧祥的对立面,果断阻止了陈慧祥的决定。

在陈慧祥看来,这就是明摆着想让自己提交一篇漏洞百出的论文,让自己在答辩大会上吃瘪,然后毕业失败,继续当李涛的奴隶。

既然如此,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一点盼头都看不到……

被一篇论文压死的留美博士

前前后后,一篇简单的顶会论文,在李涛的刁难之下,陈慧祥足足修改了7个月的时间。

到陈慧祥死的时候,他都没有修改完毕。

2019年6月6日,当陈慧祥得知李涛不愿意撤稿,而他注定要丢脸的时候,便停止了对论文的调整和润色。

6月13入夜,陈慧祥自缢身亡。

直到9月份,陈慧祥的绝命书定时发出后,关于李涛和陈慧祥之间几年内积攒的恩恩怨怨才被人们渐渐发现。

当社会舆论、陈家人还有警方的调查矛头都指向李涛的时候,潜水3个月的李涛才出面辩解。

他说:“即使我不让陈慧祥撤回论文,陈慧祥也能自主撤回,若只是因为我的不允许他就选择自杀,于理不合。”

“陈慧祥自杀一事与我无关,反而与不断追寻真相的、远在大洋彼岸的陈家人有关。”

李涛还说:“陈慧祥的精神不正常,有抑郁症倾向,在公开的聊天信息中,他曾与家人表露过一死了之的想法,但陈家人没有当回事。”

对于李涛的解释,警方结合证据展开了调查。

2021年2月8日,关于陈慧祥自杀的调查报告,被呈现在世人眼前。

李涛曾多次违反同行评审程序,利用私人关系走后门、学术舞弊、收受贿赂,因此,他被限制在15年内不得在计算机协会旗下的任何期刊发表文章。

此外,李涛原本参与的审稿工作、编辑工作和有关项目的任何工作都被撤销。

佛罗里达大学也紧跟着发表声明,永久撤回对李涛任命为导师的命令。

作为一名教书育人的导师,李涛不仅仅没有职业道德的底线,被金钱所腐蚀,而且,毫无人性,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学生,还是与自己同样漂泊海外的故国学生给推上了断头台。

他虽然没有亲手杀死陈慧祥,但六年的慢性折磨,给与的精神压力,要比那些杀人作恶的刀犯更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