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为什么不养闲人

日期:2024-01-29
来源:智先生
在全球互联网圈子里,有一个地方是如同洛圣都或者哥谭市一样的神级存在,并且无论多么奇葩的事情,只要发生在这个地方的居民身上,都会觉得非常合理。
 
它就是不养闲人的美国佛罗里达州。
 
在这,有人会为了赢得一条蟒蛇,在比赛中一口气吃掉几十只蟑螂,然后当场去世;
 
有人会费尽力气,把公牛鲨从海洋中拖出来,只为了和它合照;
 
也有人奋勇攀爬监狱的铁丝网,只不过是为了探望在狱中的朋友。
 
 
大家普遍认为,佛州人一定是被天气热昏了头,或者是脑回路异于常人,所以才会如此疯狂。
 
这当然也是在玩梗,那佛罗里达奇葩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背后还挺复杂。
 
19世纪初,美国在国际舞台站稳脚跟后,第一时间往西边扩张地盘。
 
在北美大陆生活了几千年的印第安人迎来灭族大灾祸,被掠夺和屠杀,幸存者们争相逃命,其中一部分就逃难到了佛罗里达。
当时的佛罗里达还不是美国地盘,属于西班牙的殖民地。
 
对于这个紧挨着佐治亚州的半岛,老美觊觎已久,但又不好明着霸占,只能通过大量投放移民,达到人口上的绝对控股,像极了特洛伊木马现代版。
 
安德鲁.杰克逊将军在门罗总统面前立下军令状:「不能让佛罗里达成为印第安人和逃亡黑奴的避难所,请给我六十天时间,我还你一个佛罗里达。」
 
随后,美军大举进攻佛罗里达,并在1818年占领首府彭萨科拉。
 
殖民地被夺已成事实,西班牙自认倒霉,接过美利坚递过来的台阶,以五百万美元的价格将佛罗里达贱卖了。
 
在佛州成为第27个州后,美国第一时间对它进行了规划,成为插手拉美大陆的最前哨基地。
 
这时期的西进运动也热火朝天,到美国定居的国外移民超过2700万,其中就有不少人被安置到佛州。
 
直到今天,在2100万的佛州人口中,大部分祖先都是欧洲各国移民,其中西班牙占比最大,其余的是非裔、亚裔以及拉丁裔等美国人。
 
有学者指出:「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佛州有多大,但这里的人口密度很高;当把一堆人塞在一个地方时,什么奇葩事情都随时有可能发生。」
 
 
对于人口多样化的问题,如果处理得好,当然能为经济发展带来多种可能,处理得糟糕,那将会造成社会动荡。
 
特别是在沸腾的热锅里继续倒油。
 
1980年春天,古巴爆发「秘鲁使馆事件」,上万名古巴人在秘鲁驻古巴使馆里寻求庇护,其中大部分是底层贫民和罪犯。
 
美国政府为了恶心古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发动国际媒体大肆报道这件事,批评卡斯特罗的「独裁统治」,让古巴人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美利坚还表示,非常愿意接纳古巴难民,欢迎他们「奔向自由的民主国度」,只要他们踏上美国土地,就能立即成为美利坚居民。
 
明眼人知道,美国的制裁才是造成古巴民不聊生的根本原因,但媒体们是不会提这事的,也正常。
 
但卡斯特罗却认为,竟还有这好事?
 
一方面他确实被美国恶心到了,另一方面也对被蛊惑的民众很失望,美国不是愿意接纳贫民和罪犯吗,行,我给你送点特殊人才过去。
 
1980年4月底,卡斯特罗宣布将开放「马列尔港」,并在三个月内,所有古巴人都能从这里自由前往国外。
 
更狠的是,他还把全国的监狱、精神病院、收容所全部清空,凑了15万人打包送去美国,里面绝大部分是罪犯、无业游民和精神病患者。
 
 
面对卡斯特罗送上的「大礼包」,卡特总统心想糟糕,好像被坑了。
 
在他的计划里,这次的古巴移民,哪怕不像1959年润过来的前辈们那般有钱,最起码也应该是高技术人才,可现在移民过来的人,怎么全是歪瓜裂枣?
 
既然牛已经吹出去了,美国政府只好硬着头皮接收,并随手塞给佛罗里达州。
 
佛州政府再不情愿也只能忍气吞声,并把难民们安置在迈阿密。
 
大过年的,人来都来了,总得安排食宿吧,而且一下子塞进来15万人,每天的粮食都要消耗上千吨。
 
迈阿密政府很快顶不住了,于是给这些难民登记名字后,就赋予他们「自由」了,你们爱去哪就去哪,最好去远点,去别的州霍霍。
 
大部分古巴润人不这么想,他们在迈阿密住的这些天里,已经被这片土地的热情所感染,无论市政府怎么引导,反正就待在这不挪了,不然岂不是忘恩负义?
 
就这样,迈阿密多了十来万成色各异的流浪汉。
 
相对老实点的,会乖乖待在公路边的帐篷里,每天靠社会救济维持生活;至于剩余的躁动分子,则对美国的花花世界虎视眈眈。
 
他们确实没有辜负卡斯特罗的期望,成功在迈阿密闯出一番「新天地」。
 
我看网上有人说,「迈阿密正是有了古巴的15万难民,这座城市才开始繁荣起来」,似乎想证明卡斯特罗炮制的「马列尔移民事件」是在做无用功。
 
历史事实是,在短短几个月内,迈阿密的犯罪率急剧上升,抢劫、盗窃、走私案件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一直让迈阿密警方头疼的贩毒问题。
 
根据美国当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古巴裔美国人达到80万,其中吸纳古巴裔最多的就是迈阿密地区。
 
在毒品这一领域,从5、60年代润过来的古巴难民牵涉得很深,特别是和黑手党联合起来后,更是让政府痛苦无奈。
 
如今又多了那么多生力军加入,古巴黑道的发展更壮了。
 
可以说,迈阿密被卡斯特罗坑得不轻。
 
眼见迈阿密的治安情况越来越差,许多白人居民只好选择迁往北方,同时又有不少拉丁裔和黑人去往迈阿密落脚。
 
这一进一出,持续了20年。
 
 
到20世纪末,迈阿密的白人差不多都跑光了,本地居民也基本只剩拉美人和黑人,原本以白人为主的迈阿密,竟成为美国「肤色最深的城市」之一。
 
迈阿密只能一边享受旅游人口、港口优势带来的红利,一边在动荡不安中起伏跌宕,一点点变成最适合罪恶滋生的土壤。
 
另外美国政府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继续对苏联境内的犹太人问题指手画脚,所以最后也被苏联摆了一道,直接大开国门,让美国接收了一批来自西伯利亚监狱的罪犯移民。
 
其中又有不少流到佛州去了……
 
所以从1983年开始,佛罗里达连续十一年蝉联「美国犯罪率最高的地区」,在那个互联网还不怎么发达的时代,佛州的刑事案件与它的旅游资源一样,在全国百姓中口耳相传。
 
这多亏了佛罗里达政府的另一项举措。
 
在上世纪末,佛罗里达州颁布了一项阳光法案,任何公民都可以向州政府请求公开社会文件。
 
实话实说,一般百姓没事是不会去看这些冗长文件记录的,但有不少媒体记者会去翻阅,希望找到一些新鲜素材。
 
终于,他们找到了一个大宝藏——佛州的刑事案件记录。
 
比起其他州,佛州的刑案不仅数量多、质量也好,重点是每年州政府都会持续免费更新。
 
这下记者们不愁没新闻了。
 
于是在媒体的宣传发酵下,来自佛罗里达的奇葩案件,一桩接一桩浮现在大众视野面前。
 
「佛州人奇葩多」在全美都出圈了。
 
2013年,一位推特博主更是把「佛罗里达不养闲人」这个梗推向国际。
 
 
他以「佛州人」的名号自居,每一条推文按照「一名佛罗里达男子+奇葩案例」的格式,讲述佛州人的糗事。
例如——
 
「一名佛州男子试图枪杀小狗,结果反被狗子崩了一枪。」
「一佛州男子下车后把狗留在车上,然后狗踩下油门,把男子撞伤。」
「一佛州男子抢劫银行之后,在街上边裸奔边撒钱。」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再加上有不少无良媒体推波助澜,拿着一张人像就能反复炮制各种假新闻,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重样。
 
大家在尽情嘲讽佛州闲人的时候,很少有人看到隐藏的百姓辛酸泪。
 
尽管在不少游客眼里,佛罗里达除了居民有点奇葩外,也是个阳光与海滩俱全的旅游胜地,而且生活节奏不快,非常适合养老。
 
但旅游是一回事,在这里生活又是另一回事。
 
在犯罪率高居不下的同时,佛州的贫富差距相当悬殊。
 
以坦帕市为例。
 
根据2021年美国普查的数据,在「全美最穷的十大城市」里,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市排在第2位。
 
尽管这里被誉为美国富人的冬季天堂,各种文化、娱乐设施健全,生活便利,应有尽有。
 
可前提是,你非常富有。
 
在坦帕市生活过的人都会吐槽,只有在这里才能体会到穷人和富人的真正差距。
 
根据一些机构的调查显示,坦帕是美国收入不平等最大的都市区之一,在2008年到 2017年间,贫富差距再次扩大16.2%。
类似的还有迈阿密。
 
作为全国闻名的旅游城市,迈阿密城市有着全国最多的百万富翁,1%最富有的人群年收入高达200万美元。
 
但在这里也有将近一半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根据2015年美国官方的统计数据,迈阿密家庭年收入中位数近3.2万美元,远低于全国平均数5.36万美元的标准。
 
因此迈阿密在当年被媒体评为「50个美国生活最艰难城市」的榜首。
 
挣扎在生存边缘的迈阿密底层百姓,有的只能苦中作乐,自我调侃一番。
 
只是在毒品泛滥的当下,一部分人的精神崩溃,直接疯魔了,所以奇葩事件越来越多,佛罗里达也成为「离谱」的代名词。
为了扭转这种局势,佛州官方绞尽脑汁。
 
2023年,佛罗里达州颁布了堪称最严的SB1718移民法案,同年7月1日生效。
 
 
主要内容是:拒绝承认非法移民在外州获得的驾照、强制医院询问患者身份,重罚雇佣非法移民的企业等等。
 
这些政策全出自懂王的迷弟,新任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的手笔。
 
德桑蒂斯认为,这个法案可以更有效地打击人口走私、非法移民。
 
比起懂王筑墙拦截非法移民,佛州之王用的这招更狠,直接让境内所有非法移民无处藏身,不管你是不是上世纪来的。
 
当非法移民被逼得没办法时,只能跑路去其他州,这样佛州境内的非法移民数量就会大大减少,犯罪率也会下降。
 
这事也反映了佛州的魔幻是自上而下。
 
如果把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去掉,其实不止佛州,全美各州也处处透露着奇葩,就拿佛州闻之色变的非法移民来说。
 
美国政府对于非法移民的态度一向很暧昧,睁只眼闭只眼。
 
无论通过千里走线偷渡过来的,还是通过假结婚或者庇护逃难的,甚至偷偷跑到美国生孩子的亲属移民,只要你来了,那就暂且留下吧。
 
美国移民局给这群人的定位是服务行业的最佳工具人,干最脏最累的底层活,充当负重前行的燃料电池,如此才能维持白人群体的岁月静好。
 
为了让这些工具人安心为美利坚发光发热,全美19个州和DC特区甚至允许非法移民获得驾驶执照,对于非法移民来说,最起码有个身份证件了。
 
但也仅此而已。
 
如果非法移民们想拿到绿卡,那不好意思,手续得按正规流程走,还得排队,和不计其数的外国高级打工人竞争为数不多的绿卡名额。
 
这是一场考验非法移民的冒险之旅,也是一场艰难的绿卡攻坚战,美国梦既真实又虚幻。
 
换句话说,美国对全世界的富人和穷人敞开大门,富人带来资金和投资,穷人则干最脏最累的活,从而维持白人族群的舒适体面。
 
这是润学不会告诉大家的残酷一面,世界本就是这般运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