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生自爆现状:20人挤住一套房 打2份工

日期:2024-02-05
来源:环球邮报

面对低工资的工作和高生活成本,加拿大的一些留学生认为联邦政府实施的严控留学生人数新规是可喜的缓解措施。

据《环球邮报》报道,大多伦多地区的国际留学生对联邦政府上周宣布的学习许可上限百感交集,他们中的一些人对此新规既充满希望又感到沮丧。

面对拥挤的住宿生活和难以找到工作和足够的收入来支付学费,一些留学生认为计划中的学签数量削减将会成为很好的缓解措施。但是,也有一些人想知道为什么政府没有更早采取行动,并担心新规定可能标志着加拿大对留学生的欢迎态度发生了转变。

Gurpreet Kaur (下图左)拥有印度土木工程学位,目前正在多伦多兰姆顿学院(Lambton College)在多伦多的私营部门合作伙伴那里学习建筑项目管理。

她认为自己很幸运能够在新规实施之前来到加拿大。但公私合作学校的学生将来将没有资格获得研究生工作签证,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获得永久居留权(这是留学生的主要目标)的机率。她认为学生人数的减少将降低住房需求并更容易找到工作。

她每月花费约 500加元在安大略省宾顿的地下室租一间共用卧室,但在她看来,这个价格“太高了”。

“这对我们现在在加拿大的学生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会影响住宿价格。学生人数将会减少,因此住宿会变得更便宜,”她说。

Kaur说,在劳动力市场上,她找不到工作来打工挣取学费,因为她要与数以万计的其他留学生竞争低薪工作。

“我八月份来到这里,但仍然什么工作也没找到。我正在努力寻找一份普通的劳工工作。”

到 2022 年,加拿大有超过 100 万留学生,这一数字是过去十年的两倍多。据联邦政府估计,他们的学费比本国学生高出几倍,已成为高等教育机构的重要收入来源,而高等教育机构是全国价值 220 亿的国际教育产业的一部分。

2022 年,约 40% 的国际留学生来自印度,12% 来自中国,其次是菲律宾(4%),伊朗、尼日利亚和法国(3%)。

移民部长马克·米勒(Marc Miller)上周表示,此前没有上限的留学生计划的增长正在加剧住房和医疗保健方面的压力。他还对一些学生接受的教育质量表示怀疑,他将一些私立大学比作“无良工厂”(puppy mill),并表示他必须采取行动保护该项目的完整性。

这一上限预计将使新发放的学习许可数量减少 35%,至 36 万个留学生名额。

Indus Community Services 首席执行官兼国际学生权益倡导者 Gurpreet Malhotra 描述了过去几年他在密西沙加和宾顿看到的情况,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有 20 名学生合租住郊区一套3居室的房屋,这些学生挤睡在地上的床垫上。

他还对那些对留学生进行“恶意攻击”的人表示失望。

"省府对大学系统的资金严重不足,这不是留学生的错,”他说。

“当我们追踪金钱时,我们看到不择手段的雇主、房东、大学(私立和公立)和中介,都从这些年轻人身上赚钱。我们看到留学生为了让事情顺利进行而竭尽全力。”

Dhanwant Singh从小在印度旁遮普长大,梦想出国留学。他被告知:“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如果你努力工作,就可以赚到任何东西。” 在大多伦多地区谢里登学院(Sheridan College)学习了为期两年的社会服务项目后,他发现现实“完全不同”。

除了全日制上课外,他还做两份兼职工作——一份在校园,另一份在超市杂货店备货。学费是持续压力的一个来源。他不想向印度的家人要更多的钱,他说他们已经花了很多钱把他送到这里。

“我觉得我必须独立,”他说。“我不想让父母知道我的状况不好。”

Balraj Kahlon 通过他的非营利组织 One Voice 为留学生发声,他表示,考虑到多年来的多次警告,政府应该更早采取行动。

他指出,早在 2015 年,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就曾发布一份报告,敦促政府遏制“非真正”的教育机构。

“是什么让他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他说道。

Jasmine Le 拥有越南本科学位,她攒了好几年的收入,以支付 2022 年进入多伦多辛力加学院 (Seneca College) 的学费。11 月,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毕业典礼的视频,戴着红色帽子,穿着红色长袍,自豪地笑着 。

毕业后,她一直在多伦多一家招收留学生的机构工作,其中大部分学生来自东南亚。她很失望地听到政府现在将对未来留学生的数量进行限制。

她的许多社交媒体粉丝都是越南的年轻人,她说她收到了很多对在加拿大学习和工作前景感到担忧的信息。

最重要的是,她说,听到留学生因住房和就业短缺而受到指责,她感到很沮丧。

“我不认为留学生是问题所在。我认为问题在于我们必须制定更好的住房政策,而不是责怪学生,”她说。

23 岁的Amritpaul Kaur是一名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护理专业毕业生,正在兰姆顿大学学习医疗保健领导力。她说,政府的声明解决了她许多同学的的担忧,即生活成本高和就业机会匮乏。她说,人们越来越感觉到加拿大的机会越来越稀缺。

“作为留学毕业生,我们必须为在这里找到工作付出很大的努力,”她说。“现在,很多学生也认为毕业后我们应该回到自己的祖国,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适合我们的。”

坎布里亚学院(Cambrian College)多伦多校区的 19 岁印度学生Japjyot Singh 表示,即使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但许多留学生都感到被剥削,

他到加拿大才一个月,但他想知道这个国家的对于留学生的情绪是否正在发生变化。五年前,人们对留学生的态度是欢迎的,许多人都抓住机会来到加拿大,但现在他感觉到这种情况可能即将发生变化。